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锋、刘长锋

时事评论,评时时、评事事,时时评,事事评

 
 
 

日志

 
 
关于我

刘长锋,陕西人,现居广州,诗人、自由思想者、批评者。评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瞭望》《社会观察》《大公报》《中国青年报》《杂文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四川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新华日报》《信息时报》《贵州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各地报刊。欢迎媒体约稿。联系:ydlchfsh@sohu.com,ydlchfsh@126.com 联系 QQ:611994212 另:本博文章纯属个人原创,媒体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将“恶意缠访者”写入县志的是与非  

2015-07-26 11:39:00|  分类: 旬阳县,恶意缠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恶意缠访者”写入县志的是与非

作者:刘长锋

 

所谓青史留名,所谓遗臭万年,都是人生在世扬名立万的一种方式。但无论如何,在正常人的正常逻辑里,大家都宁愿默默无闻终其一生而不愿臭名昭著遗臭万年。是以陕西旬阳县近日一条关于将“恶意缠访者”写入县志的规定,立马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网友们在质疑这种做法不妥的同时,还普遍对何为“恶意缠访”提出了质疑。

在这里我先讲一篇前天看到的文章,题目是《一张照片可以编出多少新闻?》。大意是说,有一张香港艺人钟丽缇与新东方大佬之一徐小平在公共场合的一张合影,图中钟丽缇半侧身体面向徐小平的方向,貌似谈笑风生,而一边的徐小平却面无表情危襟正坐,双目直视前方,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种的存在。图一出来,很快一些媒体就配上了“钟丽缇捞金攀谈富商,对方高冷无动于衷”的新闻标题,进行了狗血演绎。紧随其后,徐小平同学很快发了一条微博,称其实自己看到钟丽缇早已“内心波涛汹涌,激动万端,”可是钟小姐根本没把他放眼里而是跟隔壁的刘楠讲话,自己失落之余只有玩手机强作冷静,并没有娱记们说的那么冰清玉洁。随后,隔壁座的刘楠同学也发了微博,证明自己是和钟交流育儿经,中间的徐插不上话治好自己玩手机。说到了这里,你觉得这条新闻逆转了吗?未必,钟丽缇和刘楠当时到底讲了什么,外人没人知道。倘若真有别的说法,未必不会再一次剧情大逆转,完全超乎你的想象力。

引用上述这个故事,只想说明一件事情:有时候你所看到的真相,往往未必就一定是真相。有时候你所认为“一定是”的东西,也未必就一定“是”,你所认为“一定不是”的东西,也未必就一定“不是”。每个人的经历、阅历、职业、视野各不相同,不可能穷尽一切上知天文下通地理,也不可能事事你都在现场,不可能事事你都是当事人。所以说,说到所谓“恶意缠访者”,请记住,先不要生气,让我告诉你,他并不一定就绝对不存在。我和你一样是个普通人,同样关心普通人的悲惨或者不幸遭遇,也十分愿意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对他们施以援手,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的上访者都是有正当的、合理的诉求的。我们必须得承认人性恶与善的并存。前几天四川某地一位老人家过马路摔倒,后面来的小伙子把他扶起来,正如大家常见的剧情,小伙子被赖上了。好就好在,视频监控系统还原了一切,证明了小伙子的清白。尽管如此,但是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假如当时事发路段没有监控,或者监控坏了,大家会作何想?再或者恶意一点,假如有人通过技术手段PS一段小伙子撞倒老人的视频移花接木过来,放在网上,大家又会作何想?所以说,你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还钱还打你骂你的肯定不可理喻,但现实是这样的人确实有,而且还不少,所以说,客观存在不以你的主观善恶而改变。也因此,对所谓的“恶意缠访者”,你未曾遭遇过也完全可以不必耿耿于怀,一口咬定它不存在,或者就固执地认为只要是上访的,就一定不是有苦就是有怨。

说到把“恶意缠访者”写入县志这事,之所以当地政府正儿八经开会研究拿出这么一项措施来,并不是哪个人一个人拍脑门子想出来的馊主意,你可以认为这事不可理喻,但未必他们就没有他们的苦衷。而且据了解,该规定本身并非单向度的无稽之谈,与把“恶意缠访者”写入县志相关的,还有“对有理上访的情况,会倒查官员的责任”这样的条款。任何不当行为,对一个官员可以处分,对一个老百姓怎么处分?很显然,除了处分之外对“恶意上访者”的任何强制措施,都只会让事情适得其反,引发更大的负面影响。也因此,此项规定,对于当地政府而言,更像是一项无奈之举。

据此而言,我们不敢妄评当地政府的执政能力究竟如何,但很显然,这样的做法确有不妥之处,而且未必就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首先,政府的职责是行政执行,并不具备道德审判的权力。如此把“恶意上访者”写入县志的做法,很难逃脱越位进行道德审判的嫌疑。其次,假如无正当理由的闹访缠访确实存在,那么,在对上访问题的处理上,如果能采取一种类似于行政听证会的方式,适当召集社会各界代表,包括各路媒体,大家就上访所涉及的事项逐一进行双方控辩,阳光公开地把事情清清楚楚地讲出来,谁有理谁没理,大家自然一目了然。我相信,尽管当前社会充满了不信任感,但无论如何,我们的表达还是要趋向理性前进。我也相信,大多数人,仍会秉持“帮理不帮亲”的传统价值,很少有人会愿意毫无理由地偏袒不讲理者。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