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锋、刘长锋

时事评论,评时时、评事事,时时评,事事评

 
 
 

日志

 
 
关于我

刘长锋,陕西人,现居广州,诗人、自由思想者、批评者。评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瞭望》《社会观察》《大公报》《中国青年报》《杂文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四川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新华日报》《信息时报》《贵州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各地报刊。欢迎媒体约稿。联系:ydlchfsh@sohu.com,ydlchfsh@126.com 联系 QQ:611994212 另:本博文章纯属个人原创,媒体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贴  

2011-11-18 10:19:00|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贴

作者:刘长锋

    不少人小时候有过画一只乌龟,或者在一张纸上写上几句骂人的话,悄悄贴在同学或者朋友背上的故事。开始我总以为这只是孩子们,最多只是十几二十岁年轻人玩的把戏,但后来看了一部人物传,发现还真不是那么一回事。也就是说,在生活中,以贴标签的方式达到某种心理目的的游戏,是不分年龄和层次的。说是1975年某次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间隙,一代名将,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将军,就画了一只乌龟,悄悄贴在了同是开国上将,时任军事学院院长的宋时轮将军身上,害得宋时轮背着个“大乌龟”在宾馆里出足了洋相。

    玩笑虽是玩笑,可是说到贴标签,我们这个国家是“专家”,有历史、有资质,经验多、花样多。仅上世纪中期,就有地主、富农和贫农等各色的等级标签,制度化地把人分为了三六九等。同是上个世纪中期,什么右派、什么修正主义分子,这个集团分子、那个集团分子,搞了一大通,贴标签、戴帽子搞窝里斗,害死了不少人。关于这段历史,由于无法实现穿越,我们没有身临其境。但是根据当年已经年迈的爷爷的回忆,光扣在他头上的帽子就有好几顶。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人,一个乡下教书先生,头上顶了地主分子、“高级台属”的纸帽子,放弃了在课堂上教书育人的尊严,低着头被人押着游街受批斗。也同样因为爷爷头上的标签,我的父辈们也自然成了标签的受害者,地主分子你不许上学,地主分子你不准参军,甚至闹到最后,你地主分子学个手艺当木匠都被大队长“义正言辞”地断然否决了。

    历史终归是历史,现实仍将回归现实。回到时下,有人认为,当今时代,是一个典型的“结果导向型”社会。说白了,也就是典型的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传统逻辑依然在主导着社会意识形态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意思非常简单,人们往往只看你的纸醉金迷、飞黄腾达,并把其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而绝少去追踪这纸醉金迷和飞黄腾达是怎么实现的。这玩意例子太多,凤姐最能说明问题。凤姐同学刚开始炒作的时候,很多人把她恨得就差把牙齿都咬断了。可是到了后来,形势逆转,据媒体说,凤姐跑到美国打工去了,而且还上了某知名杂志的封面。这下很多当初恨不能把凤姐见一次打一次的人,又开始故作高深了。拿出一副深刻反思的架势,说看看人家凤姐,毕竟人家“成功”了,人家从一无所有到“发达”才是我们真正该学习的榜样。在一切都被符号化后,人们的情绪往往就左右了立场。

    贴标签时下很流行。这个哥那个姐的,天天出新花样,天天有新名堂。标签化的最明显的表现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一叶障目、一锤子定音。某个人在某个特殊的场合或者时间,做了一件符合大众逻辑的好事,这个人瞬间就成了大家膜拜的对象,成了一个“又红又专”的超人。同样,某个人在某个不合适的场合做了不合大众逻辑的事或者仅仅是说了哪怕是一句不合时宜的话,也就自然而然地被一棒子打死,成了公众痰盂,谁看了都想过去吐他一口。我不否认善良与邪恶的一贯性,但我仍是不能接受因为一件事而臧否人的事实,这显然不客观。

    墙倒众人推,中国人喜欢这样,也有这个习惯。贴标签说白了就是一种狂欢心理在作怪。无论是无情的一哄而上的谩骂、攻击,还是毫无理性的追随与热捧,对别人都是一种压力和伤害。就像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倒不是说这个人心眼有多坏,而实在是自己当媳妇的时候,被婆婆压迫多了,习惯了,自己当了婆婆以后,管教批评媳妇也就成了习以为常的观念,被认为是完全正确和符合逻辑的。几千年来,中国社会始终是个人管人、人整人、人治人的社会,每个人的成长经历都贯穿了压迫和暴戾,一旦轮到自己坐庄,最后只能变本加厉。人与人之间迄今为止,仍然毫无平等的观念,人与人之间不对等,不平等进而衍生出对强者的膜拜和对弱者的傲慢。这种近似畸形的心理让人斗人成了一种习以为常的大众乐趣,就像某位领袖人物说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充满了“闲情逸致”的“与人斗”,要斗出特点来,还要玩得疯狂点、刺激点,就要一哄而上。要一哄而上就要先给对方贴个标签,把他凸显出来,让其成为千夫所指的靶心。从什么犀利哥到什么宝马哥,从什么芙蓉姐到什么天仙妹,以近乎残酷的精神打压,逼迫有些人背水一战最终“功成名就”,以近乎挖祖坟的劲儿把一个犯了错的人彻底打倒到八辈子不得翻身,以侮辱别人的方式达到自我虚荣心的小小满足。从一场狂欢到另一场狂欢,我们一直在玩着这无聊的游戏。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