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锋、刘长锋

时事评论,评时时、评事事,时时评,事事评

 
 
 

日志

 
 
关于我

刘长锋,陕西人,现居广州,诗人、自由思想者、批评者。评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瞭望》《社会观察》《大公报》《中国青年报》《杂文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四川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新华日报》《信息时报》《贵州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各地报刊。欢迎媒体约稿。联系:ydlchfsh@sohu.com,ydlchfsh@126.com 联系 QQ:611994212 另:本博文章纯属个人原创,媒体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代课教师:一个时代的伤与痛  

2010-09-04 19:54:00|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课教师:一个时代的伤与痛

作者:刘长锋

近两年来,利用业余时间,我一直在关注老年教育问题并不断为推动老年教育的发展四处呼吁。除了08年写过一篇关于代课教师的小文章之外,对于这一群体的关注,我承认我没有给予足够的精力去关心和关注。但巧的是,上个周末广东省委宣传部与奥一网联合举办大型论坛,专题研讨代课教师出路问题,我作为嘉宾被邀请到场与有关专家和网友们进行了交流。这个周末,又应邀参加了凤凰网和《时代周报》联合举办的师道、寻路——关注代课教师论坛

上次奥一网论坛上,我仅仅表达了欠债与还账这样一个概念,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展开表述。今天的凤凰网论坛上,我同样表达了我的这一主张。因为不管是作为一名普通的网民,还是代课教师们曾经的学生,尽管没有给予太多关注,但我仍然感触颇多。至少在我看来,很多很多的代课教师,他们正在这个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默默地忍受着贫穷和疾病的折磨,遭受着这个社会无情的冷落和漠视。而另一方面,他们又是中国教育的垫脚石,正是因为有他们的艰辛付出,才挽救了几代中国人。我上小学时的有三分之二以上的老师是代课教师,初中的老师有三分之一的是代课教师。那些 曾经的老师,有的已经不在人世,有的仍在面朝黄土背朝天,当然了,也有少数转为了正式编制的公办老师。那些曾经非常熟悉的面孔,很多已与我如今的现实生活看起来比较遥远。我难以想象的是,假如当时没有他们这些人,学校的教学靠谁来支撑?而很多像我一样的农村孩子,又如何能经过识字和加减乘除的开始,考上大学过上了现如今“体面”的生活?所以也许有点夸张,但我还是固执地认为,是他们挽救了几代中国人。面对现如今的尴尬遭遇和处境,我们这个社会亏欠他们太多。当大多数人坐在时代的高速列车上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之时,他们中的很多人,仍然在偏远的小山村,一如既往地坚守者自己的精神高地,为中国的教育事业燃烧自己。所以是时候该给他们还债了。

中国的问题必须用中国的方式来解决,至少在目前而言是这样的。两次论坛上,无一例外地很多人举广东省的例子,即在汪洋书记的亲自过问和跟踪监督下,广东代课教师的问题解决力度和成效,在全国范围内都是走在前列的。所以我也有一个假设,即如果不是身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亲自过问,并不断督促抓落实的话,结局会怎样,大家都会想到。所以我的意思是说,要解决这个大问题,必须在权力核心层和主要领导者身上下功夫,把他们的注意力和决心聚集到这个问题上来。至于有人说什么各地经济发展层次水平不同,地方经济能否承担的问题等等,我以为都是扯淡,不存在的问题。政府的荷包里有没有钱,不是我们关注的事情,我们需要做的是,怎样把政府钱包里的钱掏出来,反哺这些新时代最可爱的人。一条中华烟、一瓶茅台酒可以够发甘肃等贫困地区代课教师几个月的工资,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简单几句,末尾也俗一把,会议间隙,和两位大名人(闾丘露薇女士、马斌先生)合了影,一并附上,立此存照。

代课教师:一个时代的伤与痛 - 刘长锋 - 刘长锋、刘长锋

代课教师:一个时代的伤与痛 - 刘长锋 - 刘长锋、刘长锋

 

 

 

  评论这张
 
阅读(9615)|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