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锋、刘长锋

时事评论,评时时、评事事,时时评,事事评

 
 
 

日志

 
 
关于我

刘长锋,陕西人,现居广州,诗人、自由思想者、批评者。评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瞭望》《社会观察》《大公报》《中国青年报》《杂文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四川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新华日报》《信息时报》《贵州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各地报刊。欢迎媒体约稿。联系:ydlchfsh@sohu.com,ydlchfsh@126.com 联系 QQ:611994212 另:本博文章纯属个人原创,媒体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天上人间”与“放屁特权”  

2010-05-22 19: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上人间”与“放屁特权”

作者:刘长锋

    轰轰烈烈的重庆打黑风暴余波未了,随着天上人间的被查封,似乎看起来又掀起了北京市打黑风暴的帷幕。群众放鞭炮庆祝文强二审被判死刑是理所当然的,至少这一阶段性的“政治运动”让不少人心中的压抑和愤懑得到了暂时的缓解和释放。重庆的战果看起来比较辉煌,北京又紧跟其后,一举端掉天上人间等“娱乐”场所,所以人们有理由相信,不管能不能彻底治病,但身上的毒瘤,能铲掉一个算一个。但这究竟算不算阶段性胜利,或许还真的难说。

    我曾经说过,放眼全球,当今时代最不缺乏幽默感的,绝对非中国人莫属。比方说,东莞市的扫黄打非问题,一直是大家争论的焦点。让人感到好笑的是,今天官方信誓旦旦,要求对于涉及黄赌毒的娱乐场所要坚决清除毫不手软。明天同样是出自政府有关部门的规定,却要求性工作者使用避孕套必须达到百分之多少的比例。再比方说,对于北京警方此次的高调行动,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就公开表示,这北京警方此次行动是向“某种特权”的挑战,看起来信心十足。作主持人需要艺术细胞,在我看来,白先生的艺术造诣就很高。除了对这次北京警方的行动进行了首肯外,还艺术地表示,这是对“某种特权”的挑战。至于这“某种”究竟是哪种,对不起,你自个儿费费心思猜去吧。

    天上人间之所以为天上人间,我以为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在“某种特权”的庇佑下,据网上的传说,其醉生梦死的场景绝对不比玉皇大帝老儿的天宫差到哪里去,或许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是如果按照现行政策和法律,这些玩意儿绝对是与社会主义伦理体系背道而驰的。然尽管如此,天上人间却能在皇城根下、天子枕边高调运营了这么多年。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地儿,如果不是独立的国中之国,那就绝对是玉皇大帝老儿在首都的大使馆,享有完全的“外交豁免权”,可以得到法外开恩。

    现在看来,这种推断是有点问题。玉皇大帝老儿的面子都不给了,哗啦啦一夜之间,天上人间辉煌不再。一众小姐们花容失色,工作人员趾高气扬泰然自若的辉煌也被欲哭无泪的沮丧所代替。按照白岩松先生的说法来看,我们可以得出一种结论:就像重庆的树倒猢狲散,文哥倒了,兄弟们就跟着遭殃。也就是说,支持天上人间的“某种特权”受到了挑战,天上人间背后的保护伞架子散了,就剩了一个伞柄。从这一点来讲,白先生的论断也是成立的。

    其实我并不是故意和白岩松先生过不去,我当然知道他也有他的难言之隐,有些话不敢说得太白,否则的话,可能白岩松就可能会被黑岩松替代掉。但我还是以为,这种对“某种特权”的挑战的论调,如果不是幽默,就绝对是幼稚。如你所知,天上人间只是一个孤案,也只是表象,人间天上才是本质,才是关键。

    特权这东西哪里都有。比方说,奥巴马先生就有特权,出行可以乘坐空军一号,别人就不行。否则的话大家都要挤上空军一号,奥巴马同志的脑袋不被挤成橄榄球才怪。在中国,特权更多,不光老爷有,下人同样有。比方说,老爷可以放火,你就不许点灯,这是一类。再比方说,老爷放屁,你要勇于侵权,说是自己放的(否则的话,你可能就被老爷当屁一样放掉了)。也就是说,下人也有特权,至少有放屁的特权。这一点我以为老外就不行,如果奥巴马放屁,你保镖敢说是自己放的,那奥巴马同志不告你侵权才怪。

    为了避免自己不会被像屁一样放掉,下人就要勇于捍卫自己的“放屁特权”。这不是哪个下人的问题,所有下人都要如此。维护自己的“放屁特权”就是维护别人的“放屁特权”,是为了自己哪天当了老爷,可以让下人有屁可放。玉皇大帝的天宫里如此,水泊梁山的聚义厅里如此;昏君杨广的朝廷里如此,革命者洪秀全的天国里亦是如此。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有这种捍卫“放屁特权”的特殊嗜好。个例会有,但结局都不怎么好,比如说张志新,比如说王实味。

    当放屁成为一种特权的时候,特权就无缝不入成了普遍现象,而不是哪个人的个人问题。大家都想当皇帝,就在于大家都想有三千佳丽藏后宫的特权,所以历朝历代造反的人特别多,也所以中国出得了楚霸王但出不了华盛顿。由此得出结论:挑战某种特权的人,往往也许就正是拥有另外某种特权或者是想拥有某种特权的人。所以这是一种狗屁逻辑,看起来相当滑稽。大家都想有“放屁特权”,所以特权思想就是离离原上草,根本就不存在所谓挑战不挑战的问题。根本只是某人的特权代替另外一个人的特权的问题,是一种特权代替另一种特权的问题,是丝绸伞代替油纸伞的问题。今天查封了天上人间,明天别一家人间天上就又粉墨登场了;今天倒了文二哥,明天又有文三哥,所以压根不值得庆贺。鼓鼓掌凑凑热闹可以,但千万别当真,更不要穷乐呵。谁敢说自己当了楚霸王,就不会火烧阿房宫?就不会坑杀20万秦兵?即使你不想,但是总有人会想。所以还是省省为好。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