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锋、刘长锋

时事评论,评时时、评事事,时时评,事事评

 
 
 

日志

 
 
关于我

刘长锋,陕西人,现居广州,诗人、自由思想者、批评者。评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瞭望》《社会观察》《大公报》《中国青年报》《杂文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四川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新华日报》《信息时报》《贵州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各地报刊。欢迎媒体约稿。联系:ydlchfsh@sohu.com,ydlchfsh@126.com 联系 QQ:611994212 另:本博文章纯属个人原创,媒体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何庆魁入了司法部门的股份?  

2008-04-02 17:10:07|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庆魁入了司法部门的股份?

作者:刘长锋

   中广网呼和浩特4月1日消息:内蒙古公安厅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涉嫌经济犯罪案件侦办情况,目前,万里大造林公司董事长陈相贵等人已经被捕,涉案林地已由各地人民政府负责接管,并得到了正常的管护。著名小品作者何庆魁,近年从万里大造林提取的林地销售利润和形象代言人费达600余万元。对于何的处理,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支队已依法向其追缴,但何庆魁为了保住自身既得利益,继续和涉嫌犯罪公司捆在一起拒不退出。

   我们不仅想起去年同样臭名昭著的亿霖造林案。作为亿霖造林形象代言人的葛优,在该案侦破后,委托经纪人向警方主动退还了全部代言费,共计359万余元。同为公众人物,同为非法造林集资代言,案发后,葛优主动退还代言费,但何庆魁却不但不肯退出代言费等非法收入,甚至还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据不认账,二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样的一个对比只是一个道德层面上的问题,如果仅仅只以代言费而言。但是很显然,何庆魁与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案的瓜葛与葛优和亿霖之间的关系却绝不能等同视之。

   来自4月2日《中国青年报》的消息显示:“现有资料表明何庆魁夫妇和陈相贵是合作伙伴。”据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乌日图介绍,2003年11月30日,何庆魁、高秀敏与陈相贵签订了一份“合作开发百万公顷大造林工程”的《合同书》。《合同书》约定了:何庆魁、高秀敏以无形资产入股与甲方共同开发“百万公顷大造林工程”,参与甲方的生产经营活动,拥有甲方财务核算利润20%的所有权。根据这份协议,截至2004年1月31日,共销售林地22666亩,依据每亩(1亩300元的预计利润)20%的利润提成规定,何庆魁、高秀敏提成136万元。

   根据这样一份证据确凿的法律认定,很显然,何庆魁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与陈相贵合伙的嫌疑,也就是说,作为万里大造林名誉副董事长的何庆魁,对于该案应当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具备了与陈相贵合伙犯罪的基本要件。但是为何警方在拘捕了陈相贵等嫌疑人后,却对何庆魁网开一面,仅仅只是追缴非法所得了之?甚至闹出何庆魁拒不退款的笑话?

   何庆魁入了万里大造林的股份,他可以理所当然地从其中获利。但是法律认定和裁判,却对何庆魁网开一面,并没有对其采取法律措施。这很容易让我们认为,法律是不是可以对他网开一面?或者是说何庆魁入了司法体系的“股份”,因之他可以理所当然地从中获益,逃避法律的制裁?这个结论显然是不能成立的,而且司法系统也不是一个股份公司。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扣在何庆魁头上那个“名人”的大帽子。越是公众人物,司法权衡时越要注重公平公正性,保证法律的尊严和权威,而不能因为其特殊的身份网开一面。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司法公正将会因此而产生多米多骨牌式的负面效应,其后果显然不是一个600万所能解决的。

   新闻链接:http://news.qq.com/a/20080402/000511.htm

             http://news.qq.com/a/20080401/005822.htm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