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锋、刘长锋

时事评论,评时时、评事事,时时评,事事评

 
 
 

日志

 
 
关于我

刘长锋,陕西人,现居广州,诗人、自由思想者、批评者。评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瞭望》《社会观察》《大公报》《中国青年报》《杂文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四川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新华日报》《信息时报》《贵州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各地报刊。欢迎媒体约稿。联系:ydlchfsh@sohu.com,ydlchfsh@126.com 联系 QQ:611994212 另:本博文章纯属个人原创,媒体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被动公开”难以保障监督落实  

2008-04-12 16:42:46|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刘长锋

   公布职能部门负责人电话和官员电话,加强公众对政府部门行政的监督,近年来在国内并不鲜见。作为提高行政监督效能,推进依法行政的有效途径,使官员和公众始终保持畅通无阻的联系,公布官员和职能部门电话,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在很多情况下,公布官员号码非但没有起到应有的监督效果,却恰恰相反甚至更像是一场场闹剧。

   根据中国网4月12日消息:卫生部新闻办公室昨日公布了各省市区卫生厅局32个新闻发布机构电话。但经记者逐一拨打求证,最终遗憾地发现,只有广东省卫生厅新闻发言人余德文接了电话。事实上,卫生部遭遇的尴尬并不是先例。为何公布官员号码会频遭尴尬?其实这并不是一个问题,而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卫生部公布各省区卫生厅的电话,显然是出于一种好意,但问题的关键是,这种做法并没有基层的主动支持和配合,而更像是卫生部自己一厢情愿的痴人说梦,对于地方相关部门来说,这只是一种“被动公开”,而并非其真心实意地,出于秉公行政、执政为民这样一个目的而做出的主动行为。虽然卫生部是各地卫生厅的上级业务部门,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显然更容易被握有实权的地方业务部门奉为行动的指南。也就是说,对外公布号码,并不是很多地方业务部门的本意,在他们的思维中,显然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监督。

   强扭的瓜不甜。卫生部主动公布各地业务部门的号码,给公众行使自己的权利,为公众监督各地卫生部门提供了可能。但这种可能仅仅只是一种可能,并没有落实的可靠依据和保障。从表面上看,其缺乏相应的问责和惩处措施,导致了公布的号码形同虚设,32电话个只有一个接通的尴尬。我们不妨做一个假设,卫生部在公开电话时,同时对其制定严格的问责和惩处措施,但是这种强制性监督究竟能有多少实效,依然值得我们去追问。党纪国法,都被多少官员抛之脑后,何况是一纸内部规定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以这个做法也是不可靠的。

   政府部门和官员接受公众监督,首先必须要有主动接受监督的勇气和诚意,要自觉主动地听取来自公众的各种反映和监督。放低姿态,虚心接受批评和建议,才能使监督不至于成为一纸空文、一句白话。也就是说,只有各地卫生部门的官员,具备了这样一种素质和姿态,自觉主动地把自己的办公电话公之于众,虚心接受公众监督和批评,监督才能真正落到实处,也才能使公布电话不至于成了走过场、做样子。对于卫生部的孤立个案如此,对于一切的行政监督亦是如此。

   新闻连接:

http://news.163.com/08/0412/05/49ABTNH30001124J.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