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锋、刘长锋

时事评论,评时时、评事事,时时评,事事评

 
 
 

日志

 
 
关于我

刘长锋,陕西人,现居广州,诗人、自由思想者、批评者。评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瞭望》《社会观察》《大公报》《中国青年报》《杂文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四川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新华日报》《信息时报》《贵州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各地报刊。欢迎媒体约稿。联系:ydlchfsh@sohu.com,ydlchfsh@126.com 联系 QQ:611994212 另:本博文章纯属个人原创,媒体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问一问是谁纵容了霸王收费站?  

2008-12-30 21:38:53|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刊于09年1月1日《钦州晚报》

问一问是谁纵容了霸王收费站?

作者:刘长锋

   106国道贯通南北,进入湖南浏阳市杨家弄地段,却被硬生生堵住。过往车辆只能经过收费站走破烂不堪的浏大公路。2005年,杨家收费站的征收目标被定为2040万元,实际征收费用达到1900万元。每20公里就有一个收费站,许多司机认为很不合理。(《三湘都市报》)

   对权力的制衡有两种,一种法律对权力制衡,一种是权力对权力的制衡。法律对权力的制衡是确保权力不越轨的基本手段,一旦法律在权力制衡中不能进入角色,那么,权力对权力的制衡就成了必然。当然,权力的制衡并非自我的约束和规范,而是更高一级权力机关对下级的权力制衡。权力制衡权力显而易见的弊端是,权力本身具有可变通性和不稳定性,如果高一级机关的权力不能得到有效制衡而使其对下级机关权力的制衡缺位甚或变味,那么,下级机关滥用权力、为所欲为就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

   一个小小的乡镇收费站,为了完成收费指标,明目张胆在免费公路上砌墙,逼迫行人走破烂不堪的收费公路,和过往行人以及村民暴力冲突屡拆屡建,公然蔑视公民权利,无视国家法律法规,用恶霸来形容这个收费站实在不为过。知道详情的人也许不难理解,不少低等级公路收费站,尤其是乡镇地段省道收费站工作人员,大多是雇佣来的临时工或者某些当地官员的裙带关系,缺乏基本的法纪意识和道德观念。如此收费队伍,胡乱作为乱收费往往很难避免。可事情的蹊跷并不在这里,该收费站的违规行为持续时间长达八年之久,我们不禁要质疑,这八年时间,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相关的上级主管部门都到哪里去了?是他们不知情吗?显然也不是。且不说长达八年时间的拆拆建建动静之大,光是村民反复多次投诉以及不时的暴力冲突,也足以让有关上级部门负责人耳朵起茧了。而且不仅如此,当地中和、文家市、大瑶等几个浏阳市乡镇的人大代表多次在市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议案,对阻断国道的粗暴做法表示愤慨,并要求环路公司对收费公路进行修整,却一样是泥牛入海,迟迟未有任何答复和回声。

   收费站长达八年时间的霸王作风,闹到民怨纷纷,收费站本身自然必须得到法律的调查和惩处,给当地群众一个合理的说法和结果。但话又说回来,我们不得不问,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收费站,何以横行乡里长达八年之久,而始终未有一个有关上级部门出来协调和解释?缺乏来自上级的权力制衡,收费站才敢胆大妄为、滥用权力。对此,我们是不是可以看作是有关上级部门的故意纵容与包庇?既如此,借助媒体的推力,我们在要求严肃惩处收费站的不法行为的同时,还必须追究相关上级监督管理部门的责任。否则,上级的权力制衡不能回到正轨,那么,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就始终无法避免。

   新闻链接:http://news.163.com/08/1230/09/4UDBS52U0001122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