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锋、刘长锋

时事评论,评时时、评事事,时时评,事事评

 
 
 

日志

 
 
关于我

刘长锋,陕西人,现居广州,诗人、自由思想者、批评者。评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瞭望》《社会观察》《大公报》《中国青年报》《杂文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四川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新华日报》《信息时报》《贵州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各地报刊。欢迎媒体约稿。联系:ydlchfsh@sohu.com,ydlchfsh@126.com 联系 QQ:611994212 另:本博文章纯属个人原创,媒体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盘点2007:记忆或者失忆  

2007-12-04 20:26:58|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投票本文参加新浪“我的2007”征文了。如果您看后觉得本文可以,请点击开头或结尾的“投票”为我投一票,谢谢。      

   时间,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字眼。自从年初,一直有个想法,想写篇小说,题目就叫《突然而立》。是的,一切是那么地突然,对于我来讲,进入三十岁的意味绝不是成家生子,有了压力和责任那么简单。进入三十岁,对于我而言,我想或许有更多的深味在里面,思考、工作、写作,对于我来说都不再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因为我知道,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并且必须坚持下去的。对于我而言,很多事情,从三十岁开始有了新的含义,那就是继续下去。事实上,一切都是那么突然,就像迄今为止,我在稿子的末尾还经常习惯性地落上2006年而不是2007年,但显然现在已经是2007年的最后一个月,没有多少日子就是2008年了。

   白驹过隙,对于我来说,2007年就是这样一个概念,很突然很仓促地就要翻过去了。但是很显然,我想绝不是我一个人,也绝不是任何哪个个人,大家都是这种感觉。时间就是这样的无情。在繁华与躁动的背后,2007年一如往常波澜不惊地就过去了。这种仓促和迅速,当中牺牲和填充了太多的细节,这些细节包括喜怒哀乐,包括悲欢离合,也包括了刀光剑影。时间其实就是雪花般无穷的粉尘,在分分秒秒的毫无知觉的瞬间里,悄悄地落下。而我们,我们的生活,我们生活中的情节和过程,有的就被永远地埋在了大雪之下,而同样有些,就像高挺的山脉,即使再大的风雪,也无法淡出我们的视野和记忆。

             记忆之一:“山西砖窑”之哀

   “山西黑奴”事件,事实上,这个名词是媒体们创造的。我始终以为,这个称谓里面多少包含了些许的不屑或者歧视的味道在里面,但更多地是因为这些字眼,多少让我觉得有些刺耳或者更多的悲哀,所以我更愿意称之为“山西砖窑”事件。

   针对这起事件,媒体们翻了天地批判窑主、批评当地政府。不可否认的是,媒体对于此次事件的解决,确实是功不可没。但我以为,问题还是没有找到尖子上。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以为还是顺民思想在作怪。有些人天生总想着奴役别人,而有些人天生就甘愿被人奴役,事实就是这样的。兔子急了也知道咬人,这是一种基本的本能,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安全和维护自身的权益。如果是一个工人,如果是偶尔的一次两次的暴力和奴役,而不是那么多人那么长的时间跨度,也许我不会这么说。但事实就是这样,黑窑主丧了良心固然可恶,当地相关部门漠视民生、庇护恶势力固然固然可憎,但是缺了反抗精神的顺民思想,我以为还深植于很多人的脑子里。

               记忆之二:“太湖蓝藻”之痛

   这显然是一个有相当影响力的公众事件,工业化带给我们的沉重记忆就是如此的切肤之痛。一些西方媒体曾发表文章指出“环保问题成了中国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不管这个结论有多少科学性,不管其文章有多少可信的事实依据,但我以为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昨天在大洋网,一个叫若草天竹的网友,写了一题为《向往》的短文。全文不足千字,却着实把身陷城市的尴尬和无奈,刻画表现的淋漓尽致。面对废气、噪音、辐射和水质乃至精神的污染,我们是那么地无奈。是的,我们并不希望生活一天天恶化,但事实上,我们却一直在做着杀鸡取卵或者作茧自缚的事情。如果我们留心一个城市诸多的报纸和其他媒体,其实不难发现,关于伪劣食品药品,致癌食品、致癌日化品的最新消息,每天总能在报纸的显著位置和网络的重要地方找到。当一个社会被经济繁荣的表象冲昏头脑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良心和良知是一种多么难得的东西。

   11月10日,很久没写诗的我,在键盘上敲出了这样一些分行的文字:”你再也不会听到那些声音/你也许永远将不会/感受到来自大地深处的温度/感受不到来自泥土的馨香/你看到那些疯长的楼房/比五谷茁壮/你看到那些鲜艳的颜色/令人感到目眩,但是对你毫无兴趣/水啊,你也许再也听不到它的奔放和欢快/复制、合成、基因转换、化学反应/性、整形、分子裂变/像一群无奈的囚徒/我们被挟裹着上路/而你更像一个无辜的孩子/你似乎依旧懵懂无知”。(《你依旧懵懂无知》)

             记忆之三:那些被被屈辱的——

   8月1日《西部商报》消息:7月9日,甘肃平凉中院审理了该县某乡村小学校长罗某强奸、猥亵女学生案。罗某任教20年内,曾经对多名小学生实施猥亵、奸淫,涉案女生有70多人。有的学生从小学入学到毕业一直受罗某长期奸淫蹂躏。

   11月7日《南方都市报》消息:1998年当选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曾为小学设立奖学金,一度有镇平首富之称的河南镇平县政协原副主席吴天喜,因涉嫌强奸、涉黑等罪名被警方抓获。据悉,警方目前查明的受害女生数字是36名,年龄分布于12岁到16岁。这只皮羊羊皮的狼,为所欲为的动机是当地较为流行的一个说法是,年逾花甲的吴天喜经济与身体逐渐透支与亏空,他相信通过采阴补阳之术,可以延年益寿,还完全可以继续官运亨通、飞黄腾达。经“有道之人”指点,他开始寻找处女,数目是100个。

   从作恶多端的校长到为所欲为的政协副主席,让我们看到了“强”与“弱”的鲜明对比。人性的沦落和道德的式微,其实不过都是托词。法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来得是何其晚也。公道和正义的伸张,竟然需要如此沉重的代价和如此漫长的期待。谁纵容了为人之师的恶魔校长?谁给丧心病狂的的豺狼披上了政协副主席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官衣?

               记忆之四:华南虎撂倒了谁?

   “陕西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民周正龙,弄出一张老虎照,媒体们就如见了屎的苍蝇,一个月了,到现在还在纠缠不清,趴在上面扒拉呢。和一个老农民叫什么真啊?事实上并不是较真,问题出错并不处在屎身上,只因为苍蝇都普遍对屎有着浓厚的兴趣。如果告诉你这么一个故事,一个农民,可能是开了一个玩笑,就把拥有十几亿读者的国内广大媒体们都弄的晕头转向不知云里雾里,你会不会觉得是个笑话,是个很荒唐的笑话?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笑话,它恰恰是最近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惊天动地’的真实故事。”这是我的一篇文章中的一段。

   对于周正龙的“华南虎照”事件,很多人认为它考验了国人的诚信系统,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其实华南虎事件,非但与国民的诚信危机毫无关系,却恰恰考验了当今一些媒体的社会良知。谁把华南虎的照片和周正龙推上了风口浪尖,谁把他推到了舆论的巅峰而使他骑虎难下?关于华南虎照的争执,演变成为一场闹剧,谁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和获益者?

    在一场利益的角逐中,倒在阵地前的,真的是周正龙吗?倒下去的是陕西省林业厅吗?其实,不管结局最终如何,周正龙都是赢家,陕西省林业厅也是赢家。媒体也是赢家,万人瞩目,版面耀眼,发行量大增,广告费激增。媒体的兜里着实捞了一把,但媒体真的是赢家吗?

                 记忆之五:三座依然沉重的大山

   教育、看病、住房,说出这几个字真的好难。

   教育部长说了,我们的高校在校生数量全球第一,我们的高等教育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我知道解放前,我们下乡人总是说,多子多福,那时候大家拼了命地生孩子,生怕老了以后没人抬埋。但是现在,真的数量第一还代表着优势吗?我想,人口问题,人口素质问题,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加法问题。张维迎先生也说,高校的学费太低了,我们应该提高收费,奖励优秀学生。别的不讲,单就现在的风气和体制,即使收再多的学费,能分文不动地全部用在奖励学生身上吗?这个可行性有多少?而且毕竟,奖学金不是每个人都能享有的,叫十个“穷学生”交更多的钱支持一个“穷学生”,让一个学生得到补助,而让另外十个家庭雪上加霜,这帐是怎么算的?

   肖志军,又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一夜之间,被媒体祭上了“神坛”。网友“不会游泳的鱼”问我是肖志军那样的男人吗?我竟然无言以对。在她充分表达了对肖志军的憎恨后,我只问了她一个问题:“你见过在农村,一个人得了病不去医院,活活在家等死的吗?”截至2007年的夏天,我的舅舅去世,我见过了太多的类似事件:躺在家里等死。

   龙永图先生说美国人那么富裕,都是租房子住,你们为什么非要买房子啊?你这种观念是不对的。龙先生自己有没有房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龙先生出国很多,而我没出过国,所以我是孤陋寡闻的。但是我知道现今时代,对“奴”一向恨之入骨的国人,却甘于做奴,自己给自己封了“房奴”的诨号。美国人富裕不富裕,国人穷不穷,这其实都不是关键的问题。最关键的是:中国人是中国人,美国人是美国人。龙先生,你的眼睛为什么不是蓝色的而是黑色的呢。

   龙先生喜欢开玩笑,我也喜欢开玩笑。

                记忆之六:谁把我的猪肉偷走了?

   曾几何时,猪是那样的贱和下作,我们骂人的时候,总喜欢拿猪做比喻,在国骂里,猪大概连狗也不如。然而到了2007年,猪却一下子摇身一变浑身是宝了。这对那些爱吃猪肉的人来说,显然不是好消息。猪肉涨价,引起了新一轮的涨价风波,开始大快朵颐猪肉的人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论两买起肉来,甚至有些人干脆宁愿吃鸡蛋而不吃猪肉了。

   根据12月4日《南方都市报》消息:12月1日晚上近10时,一伙蒙着头的人抢劫了博罗县龙溪镇夏寮村的这个养猪场。这伙拿着刀枪的人闯进猪场将自己两夫妇和猪场一名工人捆绑起来,动用货车载走了猪场85头活猪,顺带搜走放在床头的3.2万元现金,初步估算被劫走财物价值20余万元。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今年猪肉涨价以来,这样明火执仗扛着刀枪抢猪的事件,根据媒体报道这已经是第四起了。在电影里看过抢珠宝名画和古董的镜头,也看过抢银行的片段,也见过抢金矿的血腥和暴力,然而谁曾想到,到了如今,想吃块猪肉竟然也要经历暴力的血腥。

   顺风顺雨话丰年,谁知丰年益多艰。昔年只道猪肉贱,且看今日抢猪战。呜呼嘻,终于不用担心脂肪过剩了,少吃猪肉,吃不起肉了就不吃了,不吃猪肉了,就不用担心脂肪过剩了。猪肉涨了,青菜涨了,方便面也涨了。猪肉刚涨价没多久的一段时间,亲身经历了一个不怎么幽默的笑话:一天去理发店理发,旁边一位理发完的顾客付钱。客人拿出10元,老板说成15元了。客人诧异地说,前几天还10元,一下子怎么涨价了。老板说,你不知道猪肉涨价了啊。客人顿时尴尬无言。

   曾经一度作为国人饭桌上最常见的荤菜,大肉如今在很多人家的餐桌上尴尬地消失了。猪肉到哪里去了?谁偷走了我们的猪肉?

   

   2007年,还有呢?2007年的事情太多了。我在凤凰网博客的个人说明里写了这么一段话:一个人,好听的话听多了,就骄傲了,一个社会也是如此。我呢,我想就应该是那个不说好话的人,是《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笨”小孩。

   窗外正吹着风,一些叶子沙沙地落下了,也有一些依然顽强地挺立在枝头。2007,我想,我的2007年就这样过去了,但是生活却绝没有就此打住,2008就近在眼前。坐在桌前,拉拉杂杂地,想了这么多,写了这么多,你想说明什么呢?你想表达什么呢?如果你这么问我,我实在是无言以对,对不起,我无法回答。但是我想,还是让我们继续下去吧。

 

投票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