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锋、刘长锋

时事评论,评时时、评事事,时时评,事事评

 
 
 

日志

 
 
关于我

刘长锋,陕西人,现居广州,诗人、自由思想者、批评者。评论作品散见《人民日报》《瞭望》《社会观察》《大公报》《中国青年报》《杂文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四川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新华日报》《信息时报》《贵州都市报》《华西都市报》等全国各地报刊。欢迎媒体约稿。联系:ydlchfsh@sohu.com,ydlchfsh@126.com 联系 QQ:611994212 另:本博文章纯属个人原创,媒体转载请与本人联系。

网易考拉推荐

让座让出的权利悲哀  

2008-06-16 06:54:00|  分类: 杂文、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刊于6月16日《羊城晚报》

让座让出的权利悲哀

作者:刘长锋

    一直以来,在我们这个社会,权力总是一个被很多人看好的东西。掌握有权力的人总是不失时机地喜欢把权力的能量发挥到极致。而一些没有掌握权力但试图从权力者手中谋取私利和好处的人,也千方百计地媚官媚权,千方百计地讨好握有权力者。权力与利益的私通,就导致了政治畸形儿和怪胎的不时降生。诸如危难时刻领导先走,艰辛的工作现场先采访领导等等怪相的发生,就不足为奇。

    昨天,北京工商大学化学系的毕业生们在乘坐火车去北戴河的旅途上,遭遇了被“要求集体让座”的尴尬场面,这让毕业生们很不服气。据毕业生讲,列车员解释说集体让座是给相关领导,这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中国新闻网6月15日消息)在我看来,这起事件并不具有多少的轰动效应,从其本质看来,仍不过是所有权利让渡与互惠的又一次淋漓尽致的拙劣表演。

    上面已经讲过,不管是专权者,还是媚权者,在骨子里都已经形成了某种思维定势。不论当事官员有没有主观上的要求,但是在列车员的协调下,他们坦然坐在正向座位上,我想他们心里肯定没有丝毫的不安甚或愧疚感,因为这一切在他们看来是再正常不过了。习惯了前呼后拥,习惯了利益优先,仅此而已。作为当次列车的乘务人员,也许有某些领导的马前卒事先做了打点和融通,也许是出于一种媚权的本能,说换就把学生的座位给换了。在他们看来,这小小车厢就是其自己掌握的一亩三分地,这小小地盘上就我说了算。我讨好了领导,以后有得回报,得罪了你们这些穷学生,谅你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就吃定了你。

    不管是官员的表现,还是车组人员的行为,应该说都不意外,而完全都是可以预料到的事情。幸好还没赶他们下车,让他们换乘别趟列车,而仅仅只是换了座位而已,仅仅只是视觉受限而已。说到这里,我就不能不说说这些学生哥们了。十几名马上毕业的大学生,如果说没有学好公民的权利与义务,这有些说不过去,有些牵强。但是面对如此赤裸裸的侵权行为,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是选择了集体退让。车票是一份合同,签订了哪个座位就是哪个座位,除非出现特殊救助的情况,而不能随意调换。你稀里糊涂地在别人的指挥下换了座位,视觉受限不说。倘若真要出了什么意外或事故,你必将是最大的受害者。空口无凭的调换,最终只会给车组人员制造一个你不按座位就坐的合理推脱理由。

    不珍惜自己的权利,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很多不懂法的农民和工人选择了忍气吞声,选择了沉默。但是作为大学生,作为一个群体,十几个人,在侵权面前,无一敢站出来坚决捍卫自己的权利,这确属不该。权利是自己争取的,而不是任何人赐予的。几百年来,大学生始终是一个社会的催化剂,是一个社会最活跃的元素。作为大学生,非但不能推动社会正义和法制建设,而且连涉及自身利益的小小责任都不敢于承担,连自己的权利都不珍惜,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在我们批评当事官员和车组人员渎职滥权的同时,难道这些学生们不该好好反思反思吗?

    新闻链接:http://news.qq.com/a/20080615/000102.htm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